我有一座时空城_第二十章 致命武器!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
    密密麻麻的蝙蝠呼啸来去,振翅狂舞,掀起的紊乱劲风吹熄了灯台上的烛火,仅剩下火盆中的烈焰摇曳摆动,苦苦支撑,给阴冷的吸血鬼城堡留下最后一线光明。

    唰唰唰

    一道道宛如黑色弩箭的蝙蝠舒张开尖牙利爪,撕裂长空,向独孤求败飞扑噬去。

    吱吱吱

    尖锐的嘶叫中,一道道剑气飞舞腾空,离得较近的蝙蝠霎时受到了千刀万剐的酷刑,躯体炸裂,血花迸溅弥散,变成了一堆烂肉血泥坠落在地板上,血腥气味愈发浓烈,刺鼻的叫人恶心欲呕。

    血族拥有操控鲜血的天赋,蝙蝠洒落的鲜血在德古拉的控制下,化作了一条猩红的血鞭,不住的抽打挥舞,配合蝙蝠攻击独孤求败。

    一些蝙蝠不幸撞在了血鞭上,立时炸开,爆碎成了血雾覆盖住血鞭,血鞭像是树干长出了枝芽,悄然分裂出更多细长的血鞭,灵活的像是一条条游蛇。

    独孤求败面色沉定,不急不躁,手掐剑诀,一只手对付杀之不尽的蝙蝠,一只手漫不经心的随意轻点,针对血鞭七寸而发,任凭血鞭的变化再诡异多端,也逃脱不了剑气的遏制。

    德古拉双唇紧紧抿起,锐利的獠牙几乎快要刺破了下嘴唇。

    凝血成鞭一直是德古拉引以为傲的手段,但战斗到现在,虽然稳稳占据了上风,但始终拿不下眼前的人类,即便他处于虚弱期,即便这个人类的强大堪比神圣秩序骑士团的团长。

    不,他的格斗技巧比起教廷骑士还要强,强很多隐隐克制着我的血鞭,更准确的说是他看破了我的攻击。

    对方至今为止没有防守过一次,以攻对攻,却总能克制他的攻势,让他的血鞭半途而废,无功而返。

    还有这两个人类

    眼角余光瞥了一眼横柱上坐着的两道人影,德古拉的心绪逐渐急躁起来,暂时拿不下这个剑术高明的老头儿,又有两个实力不差的家伙虎视眈眈,让他犹如芒刺在背,不得不保留三分余力,以面对下一秒可能发生的偷袭。

    四百年吸血鬼生涯中,他还是第一次感到这么憋屈,已经维持不了刻在骨髓内的优雅贵族风范,虽然他现在的怪物模样实在没有什么风范可言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独孤九剑吗?还真是实用啊。”

    眼见独孤求败一招“破箭式”,一招“破鞭式”把德古拉克得死死的,没法稳稳占据上风,但也能保持不胜不败的局面,坐在横柱上的赵东庭双眸一亮,转了转手上的两个针筒。

    没错,就是针筒!

    一个针筒装满了矮魔的鲜血,一个针筒装满了狼人的鲜血,这可都是资源啊,深感贫穷使我堕落的赵东庭不得不雁过拔翎,不管好坏,一套带走。

    “注意,德古拉的耐心似乎已经快要磨光了,他要拼命了。”

    时刻关注战况的伊泽瑞尔语气慎重的开口了,没有半点平时的跳脱随意,但也并不如何担忧。

    他身上还有一双针对吸血鬼的致命杀器!

    伊泽瑞尔话音甫落,场中传出一道野兽咆哮般的嘶吼,随即便见到独孤求败抛飞了出去,踉跄落地,面色略显苍白,一条血线沿着嘴角蜿蜒淌下。

    “独孤大叔,很抱歉的说一句,你的个人秀时间到了,下面请配合团队,按照计划,你主攻,我掠阵,老赵控制。”

    金光一闪,伊泽瑞尔出现在了独孤求败面前,魔法护手绽放出亮蓝光芒,一道道魔法光弹疾雨般罩向德古拉,让他的俯冲之势微微一滞。

    抹去唇角淌落的鲜血,独孤求败沉声道:“伊泽小友放心,老夫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刚刚凭借念力将空中蝙蝠碾碎的赵东庭听到“老赵”这个称呼,脸颊很是不争气的抽了抽,只能告诫自己现在最重要的是统一抗外,还不是内讧的时候。

    重新提聚真气,独孤求败手捏剑指,气机漫舒漫卷,生出莫大的吸拉牵扯之力,数丈范围之内,“呜呜”风响大作,气流不断缠绕在他的剑指上,化作凌冽剑气!

    德古拉浑身汗毛倒竖,瞳孔收缩如针,顿觉一股锐气直逼眉睫,仿佛整个人都要被从中剖开,撕裂成两半一样。

    粘稠的鲜血自浑身上下每一寸肌肤毛孔中涌出,化作血色烈焰燃烧,汇聚成一道滔滔洪流,迎向破空斩来的剑气。

    嗤嗤嗤!

    血焰带有强烈的腐蚀性,摧金断玉的剑气也抵挡不住,寸寸湮灭,德古拉蝙蝠模样的头颅露出一丝冷笑,忽又瞥见了一弧金光极速掠来。

    精准弹幕!

    伊泽瑞尔的大招,也是他目前最强的攻击手段!

    德古拉毫不犹豫的便要振翼飞起,正当此时,浑身倏感一沉,仿佛有一座无形大山降落在了他的身上,双脚深陷地面,地板“咔嚓”爆碎,狰狞裂痕朝着四面八方蔓延。

    这时,精准弹幕如约而至,斩过腰间,德古拉的上半身和下本身彻底脱节,花花绿绿的内脏随着下半身洒落一地,恶心非常。

    常人假如受了这么重的伤,即便九条命也得交代了,但对于德古拉来说,只要将身躯重新接好,顷刻间就能恢复原样,但赵东庭又岂会给他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凄厉的破空锐啸中,裁决之矛毫无阻碍的贯穿了德古拉的上半身,将他钉在了一面墙壁上。

    德古拉刚要拔下长矛,熟悉的感觉再次出现,他的双手,翅膀,脑袋像是被拷上了无形枷锁,牢牢的束缚在了墙壁上。

    “该死,又是这种能力!”

    德古拉面色变得难看至极,剧烈的挣扎起来,强大的力量让整个城堡都似在摇晃颤动。

    赵东庭双手平伸,十指仿佛按压住了什么无形之物,额间青筋凸起,像蚯蚓一般扭动着,配上略显狰狞的面容,充血的眼瞳,显得十分恐怖。

    “伊泽瑞尔,快!我快压制不住他了!”

    伊泽瑞尔没敢耽搁,耀眼金光一闪,瞬间出现在了德古拉的面前,戴着手套的双手紧握着两根像匕首一般长的牙齿。

    狼人的牙齿?!

    德古拉神色一怔,忽然想起了最开始他接住的狼人头颅,好像好像就缺少了牙齿。

    狼人肮脏腐臭的鲜血让他感到恶心,因此,当时德古拉也就没有细想,直接把狼人的头颅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不!”

    德古拉嘴里发出了充满恐惧的颤抖嘶吼,瞧向狼人牙齿的目光,像是在看待地狱使者的催命符。

    下一刻,伊泽瑞尔手持两根狼人牙齿,于德古拉惊恐的眼神中,一左一右,刺穿了他的头颅。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