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有一座时空城_第十五章 法兰肯斯坦城堡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
    法兰肯斯坦城堡,建立在一座荒凉平原上,毗邻特兰西瓦尼亚古镇,这是德古拉赠予维克托的实验基地,城堡内乱七八糟的朋克风实验器械也来自于德古拉的“无偿”赠予。

    夜色已深,维克托没有再继续他的实验,微微整理了一下脏乱的桌子,端了一杯热水递给眼前的不速之客。

    “我的名声不怎么好,甚至可以说是很坏,平日没有什么访客,因此城堡里也没有什么好招待的,一杯热水,还望朋友不要嫌弃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赵东庭接过杯子放在身前的桌面上,没有一点要喝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是吃过晚饭才来的,干涩的黑面包,以及略带腥臊的羊奶让他尝到了什么叫欧洲风味,心中下定了主意,下次一定要备些干粮,饮品在王者之都里。

    维克托抚了抚手,直接坐在了赵东庭的对面:“这就好,要是方便的话,朋友能否告知维克托你的来意?我的城堡不拒绝客人,但也不会欢迎来意不善的人,假如是后者,我可能会请你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这算是先礼后兵吗?”

    瞧了一眼桌上的水,赵东庭道:“我的来意很简单,你,维克托的实验成果,准确的说是详细的实验资料,我需要一份。”

    维克托的面色陡然间阴沉了下来,冷冷的注视着赵东庭,一句一顿道:“我辛辛苦苦实验多年,而朋友一上来就想摘取果实?不觉得很是失礼吗?况且,我的实验还没有成功,恐怕要让你白跑一趟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实验会成功,一定会。”

    赵东庭双手撑着膝盖站了起来,缓缓踱步,指尖挨个抚过生了铁锈的实验器械,这样古旧的器械除了电影里见过,现实里还是第一次接触,略微有些新奇,而凭借这样落后破旧的“古老”器械,维克托竟然完成了现代科技也无法完成的壮举,把一些没有生命的器官拼凑成了一个鲜活的生命,是否该赞叹一句,不愧是“黑科技”。

    皱了皱鼻子,赵东庭望向前面一个大缸里飘着刺鼻异味的白色液体,心里略微明悟或许,还夹杂了西方一些神秘的炼金术。

    “我的父亲是一位商人,除非必要的情况下,我不会采取一些强制手段,利益交换,这才是我的来意。”

    维克托沉思了一阵子,脸上雨过天晴,重新焕发笑意:“好,我想听听你能给我什么?”

    赵东庭侧身靠着一面墙壁,没有直接揭晓底牌,语气悠悠道:“德古拉又给了你什么?一个城堡?还是这些实验器械?我相信以维克托先生的智慧,不难猜出他这么支持你实验的潜在意图。”

    “他的意图跟你一样?”维克托挑了挑眉。

    赵东庭双手一摊:“还是有些地方不一样的,我需要维克托先生你的实验过程,一份详细的资料,而他需要的则是实验成品,还有一点,维克托先生难道不想知道他打算利用你的试验成品做什么吗?”

    维克托深深的吸了口气,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已被引起了心中旺盛的求知欲:“他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赵东庭再次回到桌前坐下,郑重开口:“德古拉生存了四百多年,四百多年里他跟他的三个吸血鬼新娘生下了数以万计的后代,或许跟吸血鬼接近亡灵生物的特质有关,这些后代一生下来便是死胎,他要借助你的试验成品复活这些小吸血鬼们。”

    “婴儿的成长需要摄取一些营养物质,比如母乳,但吸血鬼显然不需要这些,他的成长仅仅只需要血,特别是人类的鲜血,要想数以万计的小吸血鬼们快速成长,需要的鲜血量恐怕将大到难以想象。”

    五指缓缓内屈,指甲陷入了肉中,带来阵阵刺痛,听完赵东庭的描述,维克托紧张的抿起了嘴唇,一滴滴冷汗渗出前额后背,脑海中浮现出了一幅画面。

    阴云遮天蔽日,死亡的气息笼罩山野,鲜血尸骸铺满了大地,无数狰狞如恶魔的吸血鬼咆哮着,嘶吼着,盘旋飞舞于空中,肆意狂欢,把充满生机的人间变成了死亡炼狱

    灾难!

    这简直就是一场灾难,一场不亚于黑死病的灾难,世间将陷入无边黑暗以及极度恐慌之中。

    维克托自忖不是什么良善之辈,但也不是一头冷血无情的恶魔,倘若这样的情景是他一手促成的,他的灵魂将永远不会得到救赎,一直沉沦在永无止境的悔恨中,挣扎在地狱里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维克托逐渐冷静了下来,小孩儿尚且会问为什么,对于赵东庭的话他也心存疑虑。

    “我又怎么知道你说的话是真是假?没有发生的事儿,不能得到证实。”

    赵东庭无奈的叹了口气:“现在我的确没法证实,但请维克托先生你尝试着去相信,而且,即使你避过了德古拉这一关,还有特兰西瓦尼亚的镇民,你挖墓掘取尸体的行为已经触碰到了他们脆弱的神经,相信他们很快就会把屠刀架在你的脖子上,当然,对于你这样的‘异端’,教廷也会很乐意的把你绑在刑架上,让民众们免费看一场焚烧活人的表演,总之,你的潜在危险很多,我们可以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维克托手抚额头,揉了揉两侧的太阳穴,长吁口气:“听上去我似乎没有拒绝的理由,但还是请朋友你容我仔细考虑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请便,只要维克托先生不嫌我叨扰,我可以一直等下去,直到答复。”

    说了这么多话,赵东庭也感觉有些口干舌燥,强行忍住了端起眼前水杯一口饮尽的冲动,舔了舔干涸的嘴唇,鬼知道水里面有没有下一些特殊的调料,小心才能驶得万年船,马虎大意只会阴沟里翻船。

    忽然,赵东庭又似察觉到了什么,侧首望向玻璃窗外,神色瞬息凝重:“上帝好像不打算给维克托先生你太多考虑的时间,德古拉他来了!”

    话音甫落,玻璃窗砰然炸裂,尖锐细碎的玻璃渣子飞溅,打在试验器械上,叮叮当当的脆响连成一片,赵东庭及时撑起了一道念力屏障,将碎玻璃渣子隔绝在外。

    哒哒哒

    淡淡的脚步声中,德古拉收起了灰白色的蝠翼,姿态优雅的拂去了身上的玻璃碎渣,目光扫过室内,漫不经心的说道:“亲爱的维克托,我似乎来得不是时候,打扰了你和你的朋友。”

    维克托脸上掠过一丝惊慌之色,适才听了赵东庭的话,再次面对眼前这个“热心人”,他情不自禁的生出了许些恐惧。

    “没没事儿,这是我以前认识的一位朋友,碰巧路过此地,进来叙叙旧。”

    “碰巧吗?”

    德古拉浑不在意的微微一笑,眼底掠过一丝冷哂之色,侧过身子,饶有兴致的打量起了赵东庭这张陌生的亚洲面孔。

    “这位陌生的朋友似乎来自遥远的东方,很久以前我曾去过一次中国,虽然不知道朋友你是不是中国人,但中国有句老话说的很好,相逢是缘,那么,不妨认识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叫德古拉,一个吸血鬼,身上沾有我新娘气息的朋友,告诉我,你的名字,以便将来我亲手替你刻在墓碑上。”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